游戏规则 | 麻省理工学院新闻

游戏规则 | 麻省理工学院新闻

17浏览次
文章内容:
游戏规则 | 麻省理工学院新闻
游戏规则 | 麻省理工学院新闻

Raymond Wang 作品的核心是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我们就不能和睦相处吗?

王先生是一名五年级的政治学研究生,他出生在香港,亲眼目睹了中国接管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后所引发的动荡和冲突。“这种经历会让你想知道为什么事情会这么复杂,”他说。“为什么和邻居相处这么困难?”

如今,王毅专注于研究如何应对迅速加剧的中美竞争,更广泛地说,研究如何确定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大国——如何在贸易、金融、海事和军控问题上改变、打破或创造性地适应国际规则,以实现其目标。

目前,美国和中国争夺全球主导地位的博弈不断威胁着爆发危险的对抗。王的研究旨在对中国在这场博弈中的行为进行更细致入微的解读。

王毅认为:“如果我们想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美国对华政策就应该以更好地了解中国的行为为基础。”

“精挑细选,明智选择”

王教授的主要研究重点之一是两国之间正在进行的贸易战。“美国认为中国正在改写规则,创造另一种世界秩序——并指责中国违反世界贸易组织 (WTO) 规则,”王教授说。“但事实上,中国在回应这些规则时非常有选择性和聪明。”

世贸组织的一个关键且有争议的问题涉及确定国有企业是否是世贸组织晦涩难懂的词汇中的“公共机构”,这些机构有时会受到惩罚性的世贸组织规则的约束。美国声称,如果政府拥有一家公司 51% 的股份,那么它就是一个公共机构。这意味着许多重要的中国国有企业(SOE)——例如电动汽车、钢铁或化学品制造商——将受到世贸组织条款的约束,并可能面临惩罚性处罚。

但中国并不是唯一拥有国有企业的国家。许多欧洲国家,包括美国的坚定合作伙伴法国和挪威,都为符合美国定义的公共机构企业提供补贴。这些企业也可能受到严格的 WTO 监管。

“这可能会损害欧盟经济的很大一部分,”王说。“因此,中国明智地向国际社会表明,美国的立场是极端的,并通过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推动对欧盟做出更有利的解释。”

对于王来说,这个例子凸显了他研究中的一个关键见解:“中国等崛起大国表现出谨慎的机会主义,”他说。“中国将尽可能地遵循现有规则,包括以创造性的方式改变它们。”

但王先生认为,归根结底,中国宁愿避免建设全新设施的成本。

“如果你能重新利用旧工具,你为什么要买新的呢?”他问道。“中国正在采取的绝大多数行动都涉及重塑现有秩序,而不是引入新规则或摧毁机构并建立新机构。”

采访关键人物

为了支持他的“谨慎机会主义”理论,王的博士论文列出了国际组织中崛起大国所采用的一套规则制定策略。他的分析基于世贸组织、世界银行和其他负责制定和监督各种国际关系和商业规则的机构最近结束或正在进行的争端案例研究。

为了收集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王先生一直在采访对争议各方持批评态度的人士。

“我的方法是弄清楚在做出某些决定时谁在场,并与在场的每个人交谈,”他说。“对于世贸组织和世界银行,我采访了近 50 名相关人员,包括一线律师、高层领导和前政府官员。”这些采访在日内瓦、新加坡、东京和华盛顿进行。

但撰写有关涉及中国的争端的文章会引发一系列独特的问题。“与现任中国官员交谈很困难,而且一般来说,没有人愿意公开发表言论,因为所有内容都很敏感。”

随着王毅转向海洋治理案例,他将接触处理南海敏感冲突的关键参与者。南海是印度太平洋地区,浅滩密布,拥有理想的渔业以及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王毅表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也有理由保持谨慎,而不是投机取巧,宁愿为自己争取豁免或改变解释,而不是全盘推翻现有规则。

事实上,王教授认为,中国和其他崛起大国只有在条件出现机遇时才会引入新规则:“当使用传统工具无法达到你想要的效果,而你的竞争对手无法或不愿对你采取反击行动时,你认为建立这些新规则的成本是值得的,那么这样做或许是值得的,”他说道。

除了撰写论文之外,王教授还参与了一个由亚瑟和露丝·斯隆政治学教授 M. Taylor Fravel 领导的研究团队,发表了多篇有关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论文。

从朋友到敌人

王先生 15 岁时就离开了香港,离开了政治动荡的时代,但与强大邻国打交道的挑战以及由此带来的潜在危机一直伴随着他。在意大利,他就读于世界联合学院,该学院是汇集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年轻人的学校网络的一部分,旨在培养领导者和和平缔造者。

“这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想法,你强迫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少年一起生活、学习,相处两年,”王说。“巴尔干半岛上的一些国家当时正处于战争状态,他们在空袭警报和家庭成员之间争斗的记忆中长大,但这些孩子却在一起玩耍。”

王意识到,在个人层面上共存是可能的,但他想知道“是什么系统性因素导致人们在群体中做出对彼此的混乱行为?”

带着这个问题,他来到圣安德鲁斯大学攻读本科和硕士学位,主修国际关系和现代史。随着中国继续在经济和军事上向世界舞台迈进,而伊朗的核野心引发国际紧张局势,王先生开始对核裁军产生兴趣。他在蒙特雷的米德尔伯里国际研究学院深入研究了这一主题,并在那里获得了防扩散和恐怖主义研究的第二个硕士学位。

他倾向于从事与政策相关的职业,因此申请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安全研究博士课程,希望专注于新兴技术对战略核稳定的影响。但世界局势促使他改变了方向。“当我在 2019 年秋季开始工作时,中美关系因贸易战而脱轨,”他说。“很明显,管理这种关系将是可预见的未来最大的外交政策挑战之一,我希望进行的研究有助于确保这种关系不会陷入核战争。”

冷却压力

王志军并不担心,控制一个超级大国与另一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会非常困难。一个超级大国急于在世界秩序中确立自己的地位,另一个则决心保持其主导地位。他的目标是让竞争更加透明,如果可能的话,不要太过公开的威胁。他正在准备一篇论文,题为《大炮和黄油:衡量技术竞争的溢出效应及其影响》,该论文概述了美国和中国在开发国防相关技术方面采取的不同路径,这些技术也有利于民用经济。

在论文进入最后阶段并考虑下一步行动之际,王教授希望他的研究见解能够为政策制定者(尤其是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提供参考,帮助他们制定应对中国的方法。他认为,尽管中美两国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关系,但“仍有外交空间”。他说:“如果你接受我的理论,即一个崛起的大国将尽可能地尝试利用甚至滥用现有规则,那么你就需要非军事的——国务院——实地人员来监控所有国际机构的动向。”王教授说,美国对中国行为掌握的信息和理解越多,就越有可能“缓和一些紧张局势”。“我们需要培养一种战略同理心。”

分类:

游戏新闻

标签:

评估:

    留言

    热门